沉浸 | 现在的舞台设计究竟有多震撼?

一个普遍的共识是,如果你是最棒的音乐人,那么你就必须得有与之相匹配的最佳表演现场。这也是当今最大牌的明星们往往也都倾尽全力打造出五光十色的多维度现场体验的原因。

无论是视觉、灯光、还是设计、搭建,也只有这些顶级明星有资源和预算实现他们心目中的那些昂贵想法。近年来一些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出中的确诞生了许多在舞台搭建和设计上都让人无比震撼的案例。

大型演出是对设计、工程和调度的终极考验,也只有在这些领域最顶尖人才的帮助下,音乐明星们得以不断突破,让歌迷体验到最具沉浸感和最佳互动的现场。今日我们选择了近年来最具代表性的五个舞台设计案例,这些看一次能记一辈子的现场,祝各位早日多看上几场。

Drake

Aubrey & Three Migos tour (2019)

由Drake和Migos共同Headline的这轮巡演应用了目前为止设计思路最为先进、动用科技也最多的舞台设计。

巡演创意总监Willo Perron一手包办了表演的原始概念以及set design。表演现场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巨型的数字LED舞台地面,在这块屏幕上播放的是Perron为Drake演唱的每首歌特别制作的3D影像——从契合专辑主题的蝎子,到流动的岩浆、从地面升起的巨大3D手掌、致敬Michael Jackson“Billie Jean”MV的亮动方块等等。

Perron的灵感来源于篮球比赛场地。相比传统的演出舞台,这种居于中心的设计允许观众得以从四面环绕舞台,大大增添了前排观众人数。出色的视觉表现也大为增强了沉浸体验,贴近舞台的前排观众有机会得到更多互动,而后排观众则有更好的视觉观感。

演出同时动用了多达200架无人机。其中一部分被用来托起Drake那台黄色LaFerrari的复刻模型,另一部分被用来制造额外的舞台灯光效果。Perron的团队用泡沫材料复制了跑车,然后在模型内装满了氦气气球,最后运用定制的小型无人机从场外控制模型的运动,让Drake有机会把自己的爱车以最炫耀的方式展现给现场的所有人。

Kanye West

The Saint Pablo tour (2016)

Kanye West 2016年的这轮巡演是工程学在演出舞台中运用的典范,将Kanye式的美学与观众互动展现到了当时的极致水准。

演出包含主、副两个舞台。主舞台呈长方形,两侧通过滑轨系统悬挂在上方的巨大钢铁支架上。支架几乎覆盖了整个体育场上空,令舞台的漂浮移动范围得以扩展到全场。主舞台的边缘和下方都覆盖了灯光,在特定时刻变换光线制造色彩效果。 这种设计让所有舞池观众都有机会最近距离与Kanye唱、跳、互动,随时将人群变成大型Mosh Pit现场。

副舞台又被一些人称作飞船舞台,延续了主舞台设计。不同之处在于副舞台拥有可拆卸结构,分离出的四部分都可以各自独立移动,并搭配安装在表面的灯光为特定曲目制造不同效果。

The Saint Pablo tour的设计灵感主要来自Ridley Scott以及Stanley Kubrick等拍摄的科幻电影。巡演幕间休息时副舞台围绕轴心折叠旋转的场景则与Steven Spielberg 1977年执导的电影《Close Encounters of the Third Kind》颇为相似。Kanye在人群上方演唱的画面也让人想起《Mad Max:Fury Road》中的狂热一幕。

Beyoncé

Coachella (2018)

2018年Coachella这场以“Beyoncé Homecoming”为主题的压轴大戏无疑已是一场被永久载入史册的卓越表演。 这项工作被交给了伦敦的STUFISH团队,他们之前也是MTV VMA、Lady Gaga赌城驻唱等表演的幕后建造者。

在概念设计阶段,Beyoncé脑海中就有包含许多舞蹈演员以及类似金字塔形态建筑的想法。设计团队给出了超过20种金字塔种类,最终确定了类似露天看台形式的方案。最终的成品看似简单,但经历了无数细节上的打磨。

仅举一例:为了确定台阶高度设计,STUFISH团队同时制作了台阶高度为14和18英寸的两种金字塔模型供Beyoncé本人选择。最终她选择18英寸,代价是牺牲了舞蹈演员上下台阶的容易程度,但提升了金字塔的整体效果。

表演的音乐节性质也提升了舞台安装难度。施工团队仅有演出间歇的45分钟将所有设施安装完毕,同时要安排超过一百位舞蹈演员和音乐人就位。整个团队有40位成员事先为此做了大量的安装排练,确保能应对各种天气和现场情况下的调整。

这场被称作“Beychella”的表演最终被Netflix以纪录片形式搬上了屏幕,更添传奇程度。主设计师Ric Lipson则凭借他在“Homecoming”中的贡献拿下Emmy Awards提名。他之后继续主导了Beyoncé 和Jay-Z“On The Run II” 巡演的设计工作。

Travis Scott

The 'ASTROWORLD: Wish You Were Here'tour(2018)

1968年,休斯顿慈善家Judge Roy Hofheinz的AstroWorld游乐园开始向公众开放;50年后,Travis Scott将他梦想中的ASTROWORLD搬进了纽约的麦迪逊广场花园——这是他最新一轮巡演中最盛大的一站。

Travis Scott Live in Toronto

他对ASTROWORLD的形容是:“这是生活的方式——幻想,和想象”。

Travis的团队将游乐场式的“large-than-life”美学概念重组进了他的舞台设计。ASTROWORLD的表演现场包含两个舞台、一架横跨了整个体育场上空的过山车、一座圆形的倒转摩天轮装置、一个穿着Travis与Nike联名蓝色Air Jordan 4的充气航天员人偶,还有巨大的金色Travis 头像。

这些设施如果仅仅是摆设可就太扫人兴了。果然在演出第二晚,Kylie Jenner与男友共同在过山车中缓缓飞跃了观众头顶。不仅如此,那些最幸运的歌迷也有机会被从人群中邀请出来,在Travis表演的同时以摩天轮视角观看这场表演。

Travis Scott&Kylie Jenner

在这场铺张的盛大派对中,灯光和焰火秀也被以最艳丽、甚至刻意艳俗的形式呈现。成百上千组激光足够将整座体育场照亮。一切都以Travis幻想中最耀眼的样子被打造,他数度声称要在纽约制造地阵,也因此舞池中完全不设座位。毕竟他的哲学是:

“如果没有人受伤,那就称不上是MoshPit”

U2

The eXPERIENCE + iNNOCENCE tour(2018)

纵横乐坛几十年的U2仍然保有着世界上最大乐队之一的地位,在他们将体育场式宏大风格发挥到极致的体系中,舞台设计占据着重要的部分。他们从1982年起就一直任命Willie Williams作为他们的创意总监,负责所有设计。

在他们2018年最新的eXPERIENCE + iNNOCENCE巡演中,曾为Kanye West、The Rolling Stones、Adele、Miliey Cyrus等一系列A-List音乐人执行舞台设计的英国设计师Es Devlin加入Williams,共同打造了科技感极强的拟真表演现场。

演出以场地中央一堵巨大的冰墙融化开场,这当然不是实景。U2搭上虚拟现实的东风,所有歌迷可以通过手机内置的app观赏到这个场面。在开场曲目中,你也可以透过app看到巨大的神像化身在主唱Bono之上,并复制Bono的表演。

另一使人震撼的视觉传达手段是一座高达80英尺的双面透明LCD屏幕,这同时也是乐队的舞台。Es Devlin为屏幕设计了配套的视觉影像,比如叠加在Bono身上的恶魔头颅,以及她在分析歌词之后做出的特别设计等。

“我们的目标是打破人们只期待在舞台上看到音乐的传统印象,两种不同艺术形式的边界变得模糊,并被我们结合在一起。”

下一篇:《我和我的祖国》首映 预售总票房破2亿
上一篇:揭开2019年MTV视频音乐奖颁奖典礼舞台背后的秘密